这些人刘老夫人都没给周满,用她的话说是,“我倒不是怀疑殿中省派来的人,只是你如今在宫中当差,其中不免要给陛下和太子看病,院子里留这些不便。”

“疑人不用,我们既然不能完全信任他们,那便不用,”刘老夫人道:“这是其一,其二是你和至善都不太喜欢用下人,身边跟着的下人少之又少,把他们放在正院,你们看着也不舒服。”

周满点头,“祖母打算怎么用他们?”

刘老夫人笑道:“我打算把他们留在我和你婆婆的两个院子里,大姐儿也大了,除了你放在她身边的五月外,还需要再添加一些人,我看他们就很不错。”

“宫里出来的,规矩学识都不差,有他们带着大姐儿,将来我们大姐儿的规矩礼仪必定不差。”

周满一想也是,点头道:“祖母做主就好。”

所以周满到刘老夫人的院子时,打帘子的是一个宫女,她躬身请周满入内,她一坐下便躬身退出去沏茶。

刘老夫人道:“食材昨晚便准备得差不多了,客人午时左右到,等你四哥他们到,还请他们在前面帮忙迎客。”

周满应下。

刘老夫人摸了一下周满的手,见她的手温热,这才放心,“今天冷,你怀着身孕不好出去吹风,路上有雪也要小心,对了,让人再四处看看,今天来的客人多,女眷不少,雪可得扫干净了,以免客人摔倒。”

刘老夫人事无巨细的交代下去,周满跟着坐了一会儿,发现自己能帮得上的少。

不一会儿郑氏也来了,周家那头大家也呼啦啦的来了。

刘老夫人看到他们便一笑,将看守厨房的事托给了小钱氏,前面招待女客的事则交给了周立君,还有碗筷摆设、下人管理这些交给了周四嫂几个。

周满和郑氏也负责招待女客,刘老夫人指着周满和郑氏道:“这次白氏也要来不少人,子谦还有许多人不认识,你到时候给她指一指,不必多熟悉,但至少要认人。”

周满和郑氏应下。

一切安排好,郡主府便井然有序的运作起来,客人还没到,周满就优哉游哉的捧着一杯羊乳坐在书房里看一群孩子。

哦,也不用她看,周家素来是大孩子带小孩子,现在便是五头和六头带着底下的弟弟和侄子侄女们玩儿。

周满看了一会儿后招手把年纪最大的五头和六头叫过来,问道:“你们现在读书读到哪儿了?”

五头道:“我已经把《春秋》读完了。”

“前面学的《论语》这些可都还记得?”

五头:“……还能背下来不少,但完全记得却是不能够了。”

周满颔首,“我让你背的药名和汤方还记得吗?”

“记得一些。”

周满便道:“你背来我听听。”

五头便背着手背起来,周满听得微微点头,“这几年我不在家中,是谁在教你?”

“三姐和大嫂子,她们一直让我背药名、汤方,平时最多让我看一看《黄帝内经》,其余的就没有了。”

周满道:“你可以去考太医署了,我现在再问你一次,你将来可是真的要做大夫?”

五头认真的点头,“当然,爹娘都说,我只要能学到小姑五分的本事就行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