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起亚洲的‘赌王’,大部分人第一反映大概都是澳门的何大佬,对行业再熟悉一些的,或许再加上一个马来西亚的林梧桐。其实韩国也有一位赌王,田乐园。

田乐园发迹于朴正熙时代,1967年拿到韩国第一张博彩牌照,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,当下只是凭借名下所属的乐园集团旗下4家赌场,就遥遥领先扎堆在韩国旅游胜地济州岛的另外8家同行,直接瓜分了韩国博彩行业将近80%的市场份额,基本处在垄断地位。

这位韩国赌王之所以名声不显,归根结底,还是因为韩国博彩行业的规模。

就说刚刚过去的1998年,韩国当下总计12家赌场的营收总规模才1800亿韩元,按照去年的平均汇率,折合约1.2亿美元,同时乐园集团一家占据了1400亿韩元,约合9300万美元。相比起来,作为亚洲第一赌城的澳门,全年博彩行业收入为135亿澳门元,折合13.9亿美元,是韩国博彩行业体量的十多倍。

话说回来,全国体量才1.2亿美元的小生意,按理说远远达不到让西蒙出面的程度。

之所以这么做,原因很简单,西蒙看的比较远。

而且能准确看很远。

西蒙前世对博彩行业了解也不算多,却是大概记得一些数字。

关键是澳门,当下因为前代叶赌王去世被何家基本垄断的澳门博彩,过去一年营收135亿澳门元,看似相当于韩国全国营收体量的十多倍,但,这也只是一个开始。

曾经历史上,千禧年之后,澳门的博彩行业便开始迅速爆发,巅峰时期全年收入超过3600亿澳门元,折合约450亿美元,短短十多年时间就暴涨了二十多倍,甚至将世界知名的赌城拉斯维加斯都远远甩在身后。

同时期,博彩营收才60亿美元左右的拉斯维加斯,行业体量还不到澳门的七分之一,只能算是小弟弟。

至于澳门博彩行业爆发的原因,大家都知道。

中国人有钱了!

西蒙大概记得,澳门在2000年之后进行过一次博彩行业改革,打破了何家对赌牌的垄断地位,公开对拍照进行招标。到时候,这样一块肥肉,西蒙肯定不能放过。

这是后话。

再说韩国,西蒙也依稀记得,大概15年左右,中国地产商曾经大手笔投资韩国上百亿人民币,希望在当地建造赌场,而且标明了就是为了吸引中国游客。

因此可见韩国博彩行业的潜力。

当然,西蒙更知道,后来几年韩国自己作死导致中韩关系陷入低谷,也不知道中国人投资希望赚中国人钱的韩国赌场结局如何。

太远先不谈,至少当下,天时地利人和皆在,西蒙肯定要落子一下。

至于将来的事情,西蒙只能肯定,踩在2015年跑去韩国建赌场酒店基本就等于最高位接盘,哪怕建成,大概也只剩下一些残羹冷炙。现在,韩国经济危机持续,中国经济的崛起蓄势待发,很多人都处在看不清未来的迷茫状态,对于维斯特洛体系而言,绝对是抄底的最佳时机。

千禧年之后,随着中国赌客涌向四面八方,行业快速兴盛,再想进入可就没那么容易。

而且,哪怕将来中韩依旧交恶,早早布局之下,十几年时间,肯定也连本带利都已经赚回。

更何况,中韩交恶,关游客什么事儿?

短则三天长则三个月,然后,该往外跑的还是会往外跑,除非遇到什么不可抗拒的天灾,否则无外乎少收个三五斗,不会伤筋痛骨。

其实,梳理一下,维斯特洛体系不知不觉已经在博彩行业有着相当的布局,比如大西洋城接手的某金毛那几家赌场,还有乌克兰那边,从零做起却发展很不错的里夫尼度假娱乐中心。

另外还有澳洲,澳大利亚不仅妓院合法,赌场也一样,因为是某种根基所在,西蒙自然不会放过,近些年一直进行着相当力度的投入。

再就是,西蒙之所以对博彩行业如此热衷,利益是一方面,但更重要一点还在于,这是一个存在非常庞大灰色地带的领域,适合进行很多不太见得光的某些操作。

维斯特洛体系发展到现在,如果一路洁白无瑕,即使不被潜藏各处的觊觎者撕成碎片吃干抹净,西蒙也绝对不会好过。

因此,经常会在某些事情上展现出一种我比你们想象中更疯狂的状态同时,西蒙还扶植了足以在地区打一场战争的庞大私军,创建了触手遍及全球的私人情报网络,豢养了散落世界各地的多个黑帮势力……归根结底,这些只是为了自保。

因为到了西蒙现在的位置,根本不可能做一个纯粹的商人。毕竟这个世界实在太不纯粹,由不得你清清白白。

再说具体操作。

韩国这边,西蒙本不打算寻求合作,而是计划使用维斯特洛体系的班底直接做。

以维斯特洛体系在韩国的势力,想要拿到赌牌,打破乐园集团的垄断地位轻而易举。

以前没人这么做,说白了,那是看不上。

别说当下的韩国,哪怕是澳门,一年才十几亿美元的行业体量,有能力的大资本也根本犯不着跑来和地头蛇纠缠,毕竟大家都清楚这一行业并不是单纯的生意那么简单,还要打理方方面面。

然而,现在,西蒙·维斯特洛就是看上了韩国的这点‘蝇头小利’,出人意料。

结果却是事实。

察觉到维斯特洛体系在韩国这边的运作,作为地头蛇,田乐园自然不会无动于衷。

双方经过几次接触,才有了今天的这次会面。

简单来说,田乐园这次是主动寻求合作,而且还是愿意让出相当主动权的那种。

这一点让西蒙有些意外。

想想如果放在澳门的何赌王身上,以对方的性子,哪怕愿意合作,也只会牢牢把控制权抓在手里。

不过,若非如此,也不会有这次见面。

终究是小生意,西蒙可没那么闲。

而且,大致了解过后,西蒙也就明白了这位韩国赌王当下决定的原因。

首先在于,1927年出生的田乐园,今年已经72岁,而且身体一直都不算太好,已经没有足够的精力完全掌控自己的博彩帝国,这位赌王的长子田必立今年才31岁,和西蒙同龄,但与西蒙当然没有任何可比性,对于普通人而言,还很年轻稚嫩,很难说是否能够接起乐园集团这份担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