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慕焉和赵天谕,神色变幻,各自眼中惊疑不定。

眼前这人,悬在圣仙池半空,浑身上下笼罩着璀璨银光,无法看清真实容貌。

唯有身上的神性极为醒目,还有那一头夸张的银色长发,显得格外耀眼。

“屠天大帝?”

赵天谕和王慕焉对视一眼,当今昆仑除却九帝之外,的确有很多帝境强者。

可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屠天大帝,而且这名号……真的太长了。

凤凰神族又是什么鬼?

凤凰神族那得多古老了,所有纯血神兽早在很多年前,就从未在人间现世过了。

他们和神灵一样都离开了昆仑,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是神话传说了,究竟有没有都是一回事。

可说她装神弄鬼吧,方才那一掌,又确实将白露圣尊给直接击退了。

古宇新着急道:“神子怎么办?她在这拦着,已经追不到夜倾天了,再不出手,怕是日月神纹都没法弄。”

在几人的视野中,林云带着白疏影渐行渐远,眼看着已经无法追到了。

“圣仙池的东西,本帝已经看上了,你们几个小辈速度离开此地,否则本帝若是发火,谁来都救不了你们。”

小冰凤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轰隆隆!

在说话的同时,有可怕的雷电撕裂苍穹,那雷电泛着古老的金色光泽,每一道雷柱上都铭刻着古老的纹路。

除了雷电之外还有风,那是何等可怕的狂风,狂风搅动着天上的雷云,让一朵朵雷云疯狂碰撞,雷电变得愈发狰狞起来。

一时间,风雷交汇,仿佛末日来临。

几人看的头皮发麻,尤其是赵天谕,他拥有紫电神眸对雷霆之道极为敏感。

他就算是将紫电神眸催动到极致,也无法达到眼前这般骇然的地步,那金色雷光太古老了。

“先撤,这人来头怕是很大,等教主来了再说。”

赵天谕眼中闪过抹忌惮之色。

古宇新松了口气,他见到这等阵仗也有点吓懵了,十分害怕赵天谕让他去试探对方。

“眼见未必是真。”

王慕焉美眸之中惊疑的神色,愈发平静下来。

若此人真有那么大的实力,夜倾天为何着急离去,又为何要征求她的意见。

“前辈,得罪了。”

王慕焉身上泛起金色和银色的光芒,眼眸中有血月绽放,身形一闪穿过雷霆和风暴,直接杀到小冰凤面前。

“找死!”

小冰凤冷哼一声,抬手一掌就将王慕焉震飞了出去。

王慕焉嘴角溢出抹血渍,可苍白的脸上,却露出些许笑意。

“这只是小小的惩罚,下次再敢冒犯本帝,让你灰灰湮灭!”小冰凤冷冷的道。

王慕焉笑道:“前辈说笑了,若你真有帝境实力,这一掌就足以灭了我,甚至我还未出手人就已经没了。”

本来要撤的赵天谕眼中闪过抹狐疑之色,沉吟道:“白露。”

“是。”

白露圣尊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

小冰凤心中咯噔一下,知道要遭了,不过表面丝毫不慌,冷冷的道:“呵,一群小辈,本帝先去灭了你们所谓的狗屁教主,再来收拾你们!”

她借助两大神纹之威,才达到眼下的境界和实力,可真正和圣尊交手,时间久了肯定会露馅。

唰!

不等白露再次出手,小冰凤快速离开此地。

白露还想去追,被王慕焉叫住,沉吟道:“别追了,你真追上去也未必讨的了好,她身上有很古老的气息。”

噗呲!

话音落下,她又吐出口鲜血,显然方才一掌伤势比看上去的要严重许多。

“没事吧。”

赵天谕眉头微皱,走过来问道。

“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。”

王慕焉神色不悦,甩给他一个后脑勺,径直朝圣仙池走去。

赵天谕苦笑一声,现在他算是冷静下来了,知道方才情绪失控了。

若是往常,依着他的性子,肯定是日月神纹最重要,夜倾天和白疏影要走就走。

“神子。”

白露圣尊走过来,捏着赵天谕的下巴,给他嘴里喂下一枚圣丹。

乃是枯木逢春丹,顶级疗伤圣药,只要不死,任何伤势都可在短暂间恢复。

“挨揍的滋味不好受吧。”白露圣尊开口道。

赵天谕笑了笑,道:“低估他了,我算中了开始,没猜中结果。”

他早知道对方掌握一记神乎其技的剑法,可没想到这一剑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“走吧。”

赵天谕身上沐浴着圣辉,伤势几乎已经完全好了,不一会就追上了王慕焉。

“就在此处。”

王慕焉指着圣仙池道:“日月神纹就被封印在地方,不过封印很难破解,若是强行破坏,神纹有可能自毁。”

“你找的人在哪里?”王慕焉的眼神露出一丝不信任的神色。

赵天谕笑道:“他已经来了,一直都在,出来吧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