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主绕着衣袖上的衣裳,有些哀怨的道,"小姐姐......要不,你还是回去陪他吧,我不打扰你们了便是。

"

"不用了。

阿莫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做,你这些日子好好呆在玉族,莫要到处惹祸可好?"

"我是爱惹祸的人吗?"

"你当然不是,我是怕万一玉族有哪个弟子说了一些对你不敬的话,又或者是你不爱听的话,你忍不住就将他们杀了。

"

"放心吧,小姐姐的人,我才不会乱杀,最多就是教训一顿。

"

魔主傲娇的仰头,绝色的容颜绽放一抹愉悦的笑容,"我知道小姐姐想尽快融合龙珠,你去吧,等你把龙珠融合后,你再带我到后山赏赏百花。

"

"好。

"

顾初暖下意识的摸了摸他的墨发,仿佛真把他当成了亲弟弟。

这种亲昵的举动,让魔主备加受用。

他闭上眼睛,如同一只小奶狗,享受般的让顾初暖摸着,嘴里笑道,"小姐姐,我喜欢你摸我的脑袋。

"

"贫嘴。

"

顾初暖给了他一个暴栗,一步步往夜景寒的屋子走去。

降雪伤势严重,顾初暖给他配了一些补血补气的药,虽然无法让他马上恢复血气与精气,却也能让他恢复许多。

至于夜景寒,他的伤势经过她的治疗已经暂时稳住了,只是想醒过来,起码还得好几天。

顾初暖全权委托百草长老照顾夜景寒,叮嘱他用最好的药,最好的治疗方法。

百草满心不悦,碍于族长之令,只能勉强同意。

安排好一切,顾初暖还是觉得不放心,将小路叫到面前。

"小路,你跟随我也不少年了吧。

"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