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儿子,你可后悔。”

铸剑大师看向了断臂的儿子。

“有什么可后悔的?你以为他真的敢杀我吗?他其实根本不敢,不然为什么还要让你动手?

说白了,他怕我身后的半步鬼王!”

在父亲的面前,盘向庭依旧不敢服输。

“到这个时候,你还执迷不悟?”

铸剑大师捂着脸,痛苦道。

“明明你说圣雪山给你机会出来,你却转投入上位冥界,上位冥界虽然强大,可他们毕竟没有鬼神坐镇,但我们不同,我们有初代真神,盘古世界未必就怕上位冥界啊!”

他还是想听到儿子改过自新的话。

世间没有哪个父亲真的想杀自己的儿子。

大义灭亲,也是迫不得已才做的事情。

他希望儿子是被鬼族迷惑,这才走错了道路。

盘向庭断了一臂,但他已经使用力量封住了伤口,他强忍疼痛,冷漠道:

“父亲,让我最后叫你一声父亲,你从小教导我,要成为一个强大的人,你说过,这个世界是力量为尊的世界。

想让人看的起,就必须变的更强才行。

但我天赋如此之强,却因为走火入魔而被关进了困魔监狱,这对我太不公平了!”

“我进了困魔监狱,你根本没办法救我,连保护我的能力都没有,我凭什么还要对你、对盘古族忠心?

而半步鬼王不同,他力量盖世,只差半步便能晋级到鬼王,这才是强者,跟着他,我迟早也会变强,所以,你休想让我回心转意!”

盘向庭越说越是疯狂,把他的父亲听的是目瞪口呆,很难相信这是一个盘古族人能说出来的话。

而且,他在儿子的心里,是这样的不堪!

“听清楚了没有?你的儿子根本对你没有半分亲情,舍弃吧,别再幻想他会回心转意了!”

林天佑这时走了过来,对着失望至极的铸剑大师说道。

“为这样的儿子伤心失望,我真的是看不起你!”

不顾铸剑大师的愣神,林天佑看秃盘向庭。

“你觉得我不是半步鬼王的对手是吧?

那好,本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,半步鬼王在本少面前也是渣渣!”

林天佑不屑一笑,一只手忽然高举,而后手掌画圈,对着前方虚空拍去。

“半步鬼王,给老子滚出来吧!”

轰!

掌印狂暴,将虚空拍出了扭曲的波纹,天空上的浓雾尽数散去。

山风呼啸不已。

在这一掌过后,山顶高空,一道漆黑的影子由小及大,缓缓从一道界域空间走出。

“主人?”

盘向庭惊喜万分,铸剑大师看到,却是心头绝望一片。

这就是半步鬼王的气势,只是刚出现,就给了他无比沉重的压力。

这样的气势,他就算恢复巅峰实力,也不是对手。

半步鬼王现身,先是看了一眼鬼影,又看了一眼盘向庭,表情冰冷。

旋即,他又看向了林天佑。

目光淡漠,充斥着杀意。

但林天佑站在原地,似乎半点都不受影响。

“想不到,在圣地居然还能见到你这样一个有趣的鬼族,而且你还能发现我隐藏在暗处,这份实力,应该也有接近鬼主巅峰的实力了。”

鬼气缭绕,半步鬼王的样子终于完全显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