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事儿还得从人生的根本说起,如果是我,我除了保证他们衣食住行,剩下的按能力分配。”

林风怎能看不出田老在意的问题,田家在京城连出好几个医学教授,以及家中传承下来的老中医院。

这些东西在林风看来并不是很好量化,也就很难给出合适的分配方式。

但林风清楚,这些未来的遗产在田老手中的就非常好量化了,只是不知以什么方式分下去才能让儿女们受益。

“这个问题苦恼了我很长一段时间,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以他们现在的度量,接不住我手中的一切。”

田老的担心也是吴永浩的担心,吴永浩和田家关系甚好,因此不宜在其中发声,否则田老的儿女们都将为了财产去巴结他。

如此之来,林风的话语对田老而言将会是很有意思的尝试。

一个素未谋面的外人,并且还是位资产水平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年轻人,如此之来林风的话语将会非常有分量。

林风对此事没多大兴趣,而且他也不想掺和进这种卖力不讨好的事,只能想办法敷衍过去。

“田老见笑了,刚刚还请您当晚辈童言无忌,如此大的事情您还还有好几十年去想呢!”

林风特地在合适的时机逗乐了田老,田老也看出了林风的心思,便也也没多少追问。

此时吴永浩对林风问道:“怎么样,在这里已经坐了俩小时了,田老其实真没你所想那般恐怖吧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