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问题明摆着就是一道陷阱,说宋北云是好人?他不配好人这个名头,不管他的贡献有多大,他只能算是个能人,但真的不算好人。

而且好坏的概念也很难区分,有人说他好有人说他坏,这说出来就是个死结。

至于说他是个坏人,波斯猫自己是个什么身份?轮得到她当面说宋北云是好是坏哦?当时在紫式部的学社里也有讨论过这个哲学问题,当时也是拿宋北云举例的,大家都没讨论出个啥,有人说他好有人说他坏,但唯独没有人说他废。

“别难为人了。”宋北云笑道:“我是个好人。”

波斯猫顿时哭笑不得,天底下居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……

龙首原。

这本来是见证过大唐盛世的地方,但如今却成为了一片樱花绽放之地,游人交织如梭,好不热闹。

难怪紫式部会选择这个地方了,因为此时此刻,藤原桑家的樱花也正盛开。

“哇……好美丽!”

无忧下了马车站在一株高大的樱花树下仰头看去,入目便是樱粉一片,飘飘洒洒如同落雪,春风夹着花香,花香中散落花瓣,阳光一照美得让人心醉。

“知道天下的樱花是从哪里发源的么?”

宋北云走上前看了一眼笑着问无忧。

无忧轻轻摇头,宋北云拍了拍面前的树:“就是它了,它本就是种在龙首原的樱之王,后乱世中被人砍伐了,但它有一个亲儿子生在洛阳,于是我便用十万株牡丹换了它回家。它见识过盛世大唐,将来也会见证盛世中华。”

仰头看向这迎风摇摆的樱花树,宋北云定定的看了很久,未来世人提到樱花总是说起藤原桑的家乡,但他们却不知道脚下的土地才是樱花的故乡,从宫苑廊庑到民舍田间,随处可见绚烂绽放的樱花,烘托出一个盛世华夏的伟岸身影。

“那边的,离远点!”

正在感慨呢,就见一个老头拎着一把锄头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,指着宋北云他们骂道:“靠那么近干啥?后退后退。”

这时候宋北云才发现樱花树外五米的地方是有石墩子和铁链隔离的,他连忙道歉拽着无忧来到了铁链子的外头。

难怪别的樱花树下都坐着人,唯独这树王下头干干净净,原来这还是个保护植物……

“年轻人不懂规矩,这可是宝贝,宝贝知道吗?”老头走上前在他们刚才站的地方用锄头轻轻松土:“踩死了,你们的命都赔不起。”

“抱歉抱歉。”宋北云连声道歉:“太过投入了。”

老头愤愤的看了他一眼:“下次不许了,再踩进来可就要报官抓你们了。”

无忧在旁边不平道:“师兄,不就是一颗破树么,至于么?”

“至于的。”宋北云满面笑容的往里头走:“它不光是一棵树,还是一块纪念碑,记录着过去也将记录未来。”

旁边的波斯猫到底是外国人,她同样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,但当宋北云提到纪念碑时,她却突然有了感触,因为她想起了伊斯法罕被烧毁的波斯圣物,她的心就很痛,没有了圣物,真正属于波斯的文明就不复存在了。

她真羡慕啊,羡慕这个仍然拥有长城、拥有碑林、拥有莫高窟、拥有三圣像、拥有大樱花的文明,只要这些还在,文明就永不会断绝,它们不光是一个物件,更是象征。而波斯……什么都没了,就连庙宇都改成了圆顶。

走入到了里头,正见一群人席地而坐,他们弹唱着说笑着,男男女女都是一副阳光明媚的模样。

有人躺在草地上,叼着一根草杆看着书、有人与三五好友正手舞足蹈的描绘着什么、有人正在为情人弹奏乐曲,一切青春该有的模样都在这里了。

宋北云看到这些后,往后退了一步,对无忧说道:“你去吧。”

“啊?师兄……你不陪我去啊?”

这时波斯猫笑道:“男人这东西最会装了,若是大人去了,那人定是正人君子,天上地下绝无仅有。”

无忧哦了一声,忐忐忑忑的就过去了。而她一走过去,立刻就有一个少年高兴的朝她而来。

“咱们怎么说?”

波斯猫看了一眼宋北云,沉默片刻,然后轻轻弯了一下膝盖:“失礼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