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上也颇为高兴,得此精妙算法,是国之幸事。

他拿着那本《珠算式心算诀》问安宁侯,“这是何人所著?”

安宁侯不敢贪功,据实回禀道:“此算法应是先人传承下来的,只是经年累月下来,原著早已失传,此本书乃犬子未过门的妻子**月所整理记录。此三人亦是**月的弟妹。”

圣上了然的点点头,他和方正是好友,自然也是认识方圆的,只是交往不深,偶尔听堂兄弟们提到过几次。

听说他幼年时有个侠客梦,自小便跟随肖大侠走南闯北,很是洒脱不羁,近两年来沉下心念书,今年科举还考了个不错的名次。

总得来说,他对这个人的印象很好,不似其他王公子弟般不学无术,成日里只知道走鸡斗狗。

“方圆的文章写得很不错,李姑娘能将这珠心算传承下来,亦是才华斐然,两人倒是般配。”

他想了想,遂提笔写下“花好月圆”四个字,让内监交给安宁侯。

“朕祝他们二人百年好合,花好月圆。”

安宁侯连忙跪地谢恩,能得到圣上亲笔御赐的墨宝,那可是天大的荣耀啊。

随后,圣上不仅恩赏了安宁侯,连带着李家三姐弟也得到了丰厚的赏赐,**清更是被圣上钦点,入国子监念书。

国子监是国家最高学府,授业先生均是当世大儒,但每年只收一百名学生,就算是官宦人家的孩子挤破头都不一定进得去。

**清并不懂入国子监学习意味着什么,他只知道这肯定是好事,高高兴兴的磕头谢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