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锋跟林落音从楼梯走上百花楼六层,迎面却是一个人如炮弹一样飞了过来。

蓬。

一道法阵的防御结界一下亮起,泛起阵阵的涟漪。

噗。

撞在结界上的人狂吐一口老血,显然是受伤不轻。

这人是五组上了百花楼之一,再看第六层内,他跟林落音是最后登上第六层的。

就如同霸刀所说,第六层分出胜负的方式很简单,那就是互斗,只要淘汰了其他组的护花使者,自然就可上第七层。

花魁只有一个。

“我,我投降。

受伤不轻的壮汉直接投降,但这却引来对面的冷笑:“呵,投降,本少之前让你投降滚蛋,你不是不服不忿,非要跟本少一较高低的吗。

“现在你倒是嚷嚷着投降,晚了。

刘芒冷屑的看向对手,直接一抬手,一股吸力将地上的壮汉拉扯,壮汉没想到这刘芒在他喊出投降还要赶尽杀绝。

“这可是你逼我的。

壮汉低吼一声,身体上的肌肉猛的绷起,上身的衣物直接被撕裂,劲气化形,一头咆哮的巨熊顺着刘芒的吸力扑了过去。

“困兽犹斗。

刘芒冷冷一笑,双腿之上缠绕一道飓风,猛的如同弹簧一样跃起,速度快的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。

风神腿。

刘芒人瞬间出现在半空,面对那拼死爆发的壮汉,直接凌空一记横扫千军。

这壮汉眼中露出一丝不甘,可已经躲不掉了,他的身体在惯性跟这自己的扑击下很难做出反应,而在四周人眼中,他就好像是故意朝刘芒踢出的腿上撞。

而且还是脸撞过去。

噗。

壮汉直接仰面朝天的凌空倒扣,鼻血更是如血花一样狂飙而出,刘芒人在半空潇洒回身飘然落地,而身后那壮汉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,人事不知。

刘芒一甩头发,做了一个帅气的姿势,目光刚好看到了上楼来的李锋跟林落音。

刘芒的目光只是在李锋身上扫过一眼,之后就被林落音吸引了过去,若不是这护花使者只能选一个,他绝对不会只选一个。

“这一场我赢了吧。

刘芒扭头看向百花楼里的侍者,这侍者点了点头,刘芒直接走向李锋身前。

“滚开。

刘芒毫不客气的对李锋道,在他眼里,下三环的人几乎都算不上是人,都是些垃圾,连给他提鞋都不配。

“怎么,没听见么。

“你们这些第九环的垃圾,能不能不让本少将话说第二遍。

”刘芒将目光从林落音身上挪到李锋身上,倨傲冷视的道。

“我不会滚,要不你教教我。

李锋直接回敬了一句。

还真是到了哪都少不了这种嚣张之辈。

呵。

刘芒闻言哈的了一声,抬手一把揪住李锋的领口:“你个垃圾,你是在跟本少说话么,你想死是么?”

李锋对视着刘芒阴冷桀骜的双眼,正要反击,这时,一旁的司空烈走了过来。

“刘芒,刚刚让你抢了先,不管怎样,这人也是我的了。

刘芒见司空烈横插一脚,撇着嘴道:“谁抢你的,在人头算你的,不过人算我的,怎么样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