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把职场比作走秀场,有人把职场比作斗兽场,但韩非的职场却不太一样,更像是一个屠宰场。

前两天还在吵架的同事,今天就剖开了肚子问自己要人,这样的同事关系一般人很难培养的出来。

看着病的不轻的保安,韩非也心生怜悯,他二话不说就握紧了刀柄。

“你一定很痛苦吧?既然这样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

为了治愈刚认识的同事,韩非决定给他下一剂猛药。一个人魂飞魄散之后,他的疼痛也会随之消失,这样就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全力挥刀,黑夜之中出现了点点萤火,那昙花一现的微光划过李大兴的脖颈。

没有想象中鲜血飞溅的场景,也没有尸体栽倒的声音,在韩非一刀斩过之后,两条苍白的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“不见了!他真的不见了!他明明在那里的!我明明把他放好了……”

满是眼白的眼球距离韩非只有几厘米远,那张狰狞的脸上散发着淡淡的恶臭。

下意识看向李大兴的脖颈,韩非发现对方的脖颈只被斩开了十分之一,而且破开的伤口还在飞速愈合!

“被砍之人双手沾染的血腥越重,往生刀就会越锋利,这个李大兴没有造过杀孽?”

望着近在咫尺的人脸,韩非大脑在飞速运转,往生刀杀不死对方,说明对方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鬼怪。

“就算是幻觉,只要其中蕴含有罪孽,往生刀一样能够对他造成影响,看来李大兴确实没有杀人,这对我来说勉强也算是个好消息。”

被一个剖开了自己肚子的“人”贴脸“质问”,韩非依旧能露出微笑,这不是保持风度,而是为了活下去,他锻炼出的本能。

抓住李大兴的双手,冰凉刺骨,仿佛抱住了停尸间里无人认领的尸体。

“你仔细回想一下,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什么地方?”

“最后一次……最后一次就是这里!”李大兴伸手抓向自己被剖开的肚子:“是他求我的,他很害怕,让我把他藏到别人找不到的地方!有人在追他!是的,有人在找他!”

“可是整个商场里在找他的只有你啊?”

“不!不是的!”李大兴的眼睛彻底被眼白占据,他甩开了韩非的手,外衣和肚皮一起张开,好像也要把韩非包裹进去:“帮帮我,你进去看看,看看他是不是还在里面!”

韩非甩开了对方的手,开始朝着三楼跑去,李大兴没有杀人,但是也已经疯了,无法交流。

冲上扶梯,剖开了肚子的李大兴就站在电梯下面,他的外衣和肚皮一起垂落在两边,皮肤在慢慢的枯萎。

“他要干什么?”

李大兴触碰了电梯旁边的开关,韩非本以为电梯会被启动,可事实证明他想的太美好了。

电梯台阶的缝隙处开始流出粘稠的唾液,台阶表面上长出舌苔一样的东西,脚下慢慢的没有了着力点,越来越滑。

再往下看,李大兴跪在电梯正下方,他剖开的肚子好像是张大的巨嘴,等待着韩非掉落进去。

“这个鬼还挺有创意。”

韩非用尽全力奔跑,在电梯完全变成舌头之前来到了二楼,他根本不敢停,又继续往上。

商场里明面上只有李大兴一个不正常的“人”,实际上隐藏了不知道多少恐怖的东西,他只是受害者之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